創業公司管理 – 資方和勞方管理大不同

不管你在創業前有沒有管過人,創業後搖身一變成為資方經理人,一定會有一陣子的適應期的,不過如果在做打工仔勞方時,有管過人的經驗,這些經驗還是會有一定的幫助,至少不用經過一個做為好經理人的學習過程。創業過程分秒必爭,減少一點學習成本,就會加大一點成功的機會。不過說實話,其實資方和勞方管理的方式,有著基本心態上的大不同,勞方經理人,如果僅用自身經驗,沒有親身體會,無論如何也不容易抓的準資方經理人的心的。

東漢末年,曹操在銅雀臺大宴賓客,並且讓曹彰、曹丕、曹植三個兒子比試一下。曹彰武功非凡,在眾將中拿了頭采,曹操很高興,問曹彰說,你如何能成為一個好將帥呢?曹彰說:”賞必行,罰必信,披堅執銳,身先士卒,臨危不懼”。接下來,曹植做了一首銅雀臺賦,其中有”御龍旂以遨遊兮,迴鸞駕而周章。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願斯臺之永固兮,樂終古而未央!”,意思是說,”駕馭龍到處遨遊,搭乘鑾駕行遍各地,四海之內普及恩德,人民生活安康、物產豐富,願這座銅雀臺永遠堅固,長保此刻歡樂而不消失。” 曹丕也做了一首登臺賦,說”飛閣崛其特起,層樓嚴以承天”。這三個兒子,各自講述了了他們心中的好父親,也把他們心中的治國大策說了出來。

賞必行,罰必信,披堅執銳,身先士卒,臨危不懼

曹彰講的這段話,就是一個做為好將領的基本原則,”賞必行,罰必信”,講的是身為帶兵的將,對待部屬一定要賞罰分明,言而有信,用捧子罰的時候有權威,用胡蘿蔔賞的時候大方到位,讓部屬心悅臣服。”披堅執銳,身先士卒,臨危不懼”,講的是以身作則,自己要有能力,而且能親自執行,將領沖第一,部屬自然奮勇殺敵,遇到危機沈著冷靜,部屬自然不會慌亂。把將領換成經理人,管理員工和帶兵道理相通,做到曹彰說的這句話,離一個好經理人的境界也不遠了。

這裡先Detour一下,以上這些是所謂”好”的經理人會作的事,你現在的主管(也可能是你自己)未必是好的經理人,所以出爾反爾,自己沒能力又事必躬親,臨陣膽卻,做事慌亂,遇事推拖,更糟糕的是有些經理人,自稱無為而治,其實是不懂管理,沒有管理,就沒有目標,沒有執行力,就沒有performace,他的主管(或股東)一定不會滿意他的表現,連帶在他手下的人,也不會有好印象,跟著這種人,真是前途堪虞。這些” 壞” 經理人,需要完整的管理訓練。不過,這個並不是本章的重點,目前請先忽略這些人。

不過這句話也道出了一個好的經理人的限制。好的經理人,管理部下,靠的是以身作則,重信義,有肩膀有擔當,自然就會有一種” 有福同享,有難我來扛” 的高尚氣度,所以部屬犯錯,上面怪罪下來,這些好的經理人很有可能就會把責任一肩挑,來保護部屬。勞方的經理人,如果能爬到公司較高的位置,通常都是能力不錯的大將,帶領團隊也很有一套。上面的一個指令,好的經理人一定想盡辨法,週延地像一把大雨傘一樣,把所有可能解決方法都想清楚了,找到最佳方案,然後使命必達。不過能力越好,被支派的任務越多,團隊要做的事也會越多,有時候事情實在太多了,這些好的經理人自然會用擋的方式,也許讓自己先撐著,讓部屬有機會喘息再來做這些事。所以,保護部屬,深思熟慮,因為工作優先順序而拖延某些不重要的事,這些本來是善意的能力,常把一些好的經理人,打入冷宮,被資方經理人貼上官僚,執行力不足的標籤。

這真是情何以堪,努力工作往上爬,到老換來的是如此無情的對待。

這是我所謂勞方經理人的宿命,因為工作的繁重和複雜,上面的人又習慣把簡化的指令,加在一個複雜環境上,因此經理人常常會經由緩慢思索才能想出有效的執行方法,因為要做的好,要考慮的方方面面,又加上有時為了保護部屬,就會產生一種類似用盾牌(Shield)的防衛型向上管理模式,而這個模式,正是資方經理人最不喜歡的,因為他們會覺得有被敷衍的感覺。

因為勞方經理人並不了解,資方尤其是創辨人,所經歷的痛苦,身上背負的壓力、責任和期待,心中的不安。曹彰了解的是做為武將的曹操老爸,並不了解做為萬人之上的曹操,高度不夠,有勇無謀,若說曹彰是一般勞方經理人代表也不過份,征戰一生,最後落得被哥哥曹丕毒死的下場。

願斯臺之永固兮,樂終古而未央

曹植文高八斗,有”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的美句,他在銅雀臺賦把曹操捧成了天子,而且把曹操心中之帝王想法,描述的淋漓盡致,曹操聽了真是暗爽在心中,也對曹植的文采感到高興。曹植說的”願斯臺之永固兮,樂終古而未央”,講得是帝王心態,願這座銅雀臺永遠堅固,長保此刻歡樂而不消失,即得利益者最怕的,就是從高處摔下,只要有任何風險可能讓他從高臺摔落,他一定會不擇手段將這個風險去除。

當資方經理人看到某些經營上的風險,急的要來解決時,遇到用Shield管理方式來擋的勞方經理人,當然心中會很不高興,可是除非自己親手下來做,否則他還是要靠這些勞方經理人來完成工作,不能沒有他們,不能罵不能打,於是,資方經理人就很有可能會用一種方式來達成他的目的,就是,”戳”。對,就是戳氣球的戳,東戳一點,西剌一點,就算是堅硬的盾牌,也一定會有弱點的,遲早會被戳破。用像矛(Spear)一樣的管理,不定時,不定處,用質疑的方式,讓底下的人隨時戰戰兢兢,準備接招。用Spear的資方經理人,和用Shield的勞方經理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其實,沒做過資方創辨人的勞方經理人,就算之前做過總經理等級的人,也很難理解資方對待自己的公司,是用照顧自己心愛小孩的心態,來經營公司。這不只是在說大公司,尤其是新創公司,公司網站當了,第一個知道的是老板,因為他沒事就會refresh一下,產品有問題,第一個發現的也是老板,因為他自己就在用,有時候週末發生狀況,老板發現問題,卻找不到員工來解決問題,氣得想打人,還要等到星期一一早找人來問,這時己經氣得快腦充血了,如果員工又把盾牌拿出來一擋,除非此人非留不可,否則一定一腳把他踢出公司。尤其是對於那些預期對公司經營有高風險的問題,資方經理人除非是人頭,否則一定對這種問題,絕對不會放手,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想辨法解決。這時候他才不管什麼是賞必行,罰必信的領導統御,黑貓白貓,能解決問題的就是好貓。

曹植天生美才,雖然抓準了老爸的心,但是空有文采,沒有執行力,心不夠厚,不夠黑,最終大位沒傳給他,一生懸念。

飛閣崛其特起,層樓嚴以承天

曹丕在登臺賦中也寫了一篇馬屁文,但不像曹植把曹操捧成皇帝,曹丕在這裡說” 嚴以承天” ,天是指當時的漢朝天子,也就是說,老爸偉大是神,但上頭還有一個天子老大。當埸眾臣都覺得有點掃興,加上文字也不如曹植寫的優美,所以人人都誇曹植好,沒人看好曹丕。

其實,曹丕前晚非常認真地先做好了兩篇賦,一篇是如同曹植勸進大位的,就是勸曹操做皇帝,一篇是忠心漢室的。如果第二天來的大臣比較少,就勸忠心漢室,如果來得多,就勸進。結果第二天來的全都是些不受重視的大臣,而荀彧這樣的漢朝重臣全都沒有來。所以,曹丕寫了一個忠於漢室的文章。然後,眾大臣當然評價曹植的文采好,還說曹操肯定將來把天下給曹植

曹操是真心喜歡曹植,但其實他一生未奪皇帝大位,並傳位給曹丕,因為曹操知道,天子在手是挾持諸候的工具,自己做了天子反而會變成公敵。曹操不喜歡曹丕,甚至懷疑他殺了最喜歡的小兒子曹沖,但覺得他夠陰,夠權謀,心夠厚,夠黑,還一付憨直模樣,曹家天下交給他應可保全,不至不能樂終古。

看到這裡,你應該可以了解,曹操身為資方經理人代表,為什麼他會傳位給丕,而不傳給植的原因了。

曹操雖功蓋中夏,威震四海,崇詐杖術,征伐無已,民畏其威,而不懷其德也。丕、叡承之,系以慘虐,內興宮室,外懼雄豪,東西馳驅,無歲獲安,彼之失民,為日久矣。司馬懿父子,自握其柄,累有大功,除其煩苛而布其平惠,為之謀主而救其疾,民心歸之,亦已久矣”

曹丕在銅雀臺會後,因為表面上表現不好,沒人來給他祝賀,除了一人,他叫司馬懿。他來到後,很直接的問曹丕是不是寫了兩個賦?曹丕還裝傻,司馬懿說:“裝作渾然不知,韜光養晦,這樣的公子,我只有兩個字形容了——潛龍!”所以司馬懿做了曹丕的師傅。曹丕上大位後,重用司馬懿,聽了司馬懿的建議,篡了漢室,不得民心,兒子曹叡雖繼位,三國天下最終歸司馬家。

歷史很有趣地告訴我們,司馬懿就像是勞方經理人,但他充份理解資方經理人的心態,韜光養晦,先輔佐曹丕奪了天下,再接手一個完整的天下。頭腦和謀略更勝過資方,資方創辨人打下來的天下,這種勞方才有資格承受,就算是自行創業,轉成資方經理人,也必有成。

我在這個創業管理第一篇裡,用了這麼多的歷史古文,無非是想舉例說明資方和勞方經理人心態上的大不同,你勇敢的創了業,無論想不想要,你就是資方經理人,我希望你不是只做一個好的經理人,也不要忘記了公司資方最重要的責任和義務,因為雖然沒有天子,但公司不是你的,是股東的。

廣告

脆弱的心 (Weak Minded)

意志力是唯一的理由

我的週遭朋友裡,所有白手起家而能創業成功的人,雖然能夠成功原因有百百種,但如果你問他們,如果只能說一個理由,我想十個人裡,有九個會說 ‘堅強的意志力’。當你幫人打工時,如果有幸和公司創辨人一起共事,可能會有經驗像和老頑固一起做事一樣,怎麼講都不聽,堅持逼著人用他的方法做事,常常搞的氣氛烏煙瘴氣的,一群人尷尬不已。有時候你會覺得很好笑,大家都說不對,他還拼命往前衝,明明不work,還死命找出路,真的有點給他老番顛。

對,人人都聰明,遇到問題都懂得閃,也都說的一口好方法,批評別人也都振振有詞。不過,不管如何,事情總要有人真正下來做吧?閃掉了問題,問題會不見嗎?就算是方法笨,也是要做完吧。有趣的是,事情雖不易成功,不過不管聰明或笨,做不到最後的,就一定是失敗者;事情沒做完,什麼完美的轉身下台,請重新考慮創業這檔事。BTW,那些老番顛們,請千萬不要低估了他們意志的力量,就算錯了,只有堅持到底,才能敗中求活,再從活中求變。

說的更嚴重一點,沒有堅強的意志力,除非是富二代,想要成功真得很困難。前面說過,正向的東西是生,而克服那些負面的東西才能成,負面的東西包含背叛、欺騙、說謊、拐、偷、搶、貪、恐嚇、詭計、圈套、誘惑、虛偽、誣告、假專家、騙子、勢利、沒錢了,等等等。聽起來很恐怖,其實在創業過程中,大部分我都碰過,實際上任何一個挫折,我都有可能會倒下;我所認識的成功者,都經歷過悲慘的時刻,每一個負面的東西都會發生,只是強弱程度的不同,他們都沒有被擊倒,有幸運的部份,不過最主要的,是The Power of Will。

The Power of Will

如果你想贏,首先你要相信自己有能力贏,自己相信了,想幫你的人才會相信。想要贏的人,絕不會在勝負還未分的時候放棄,你精疲力盡時,你的對手,可能也在用最後一口氣在拼。有時侯,活的比較久,就是贏家,想想德川家康的故事。你想贏,就會贏,就算這次真得打不過,但你拼到最後,放心,下次還有更大的比賽,等你來贏。

堅強的心志 (Strong Minded)

不過,想要有The Power of Will,前提是要有一顆堅強的心,堅強的心有天生的,大部份也是在困苦中磨練出來的,也像如果你深信你的信仰,或深愛你的家人,就不會因為一些風言流語,而動搖你愛的心;也不會因為某些困難,而放棄你的夢想。同樣的,在創業中,你也不會輕易為人所騙,背叛也可以當成是必然,挫折和不順遂,也可以平心靜氣地來處理。另外一方面來說,就算全世界都反對,只要你認知這是對的,為什麼要管別人的想法和看法,who cares others。Being nice is not going to bring you anywhere,成功的人只有一點點,大部分的人都是幫成功的人做墊背的。

Weak Minded

相反的,如果你的心志不夠堅強,創業要被鼓勵才出來,信心要靠激勵而來,挫折要靠取暖和互舔傷口來治療,困惑要靠心靈雞湯來開導,喜歡做個好好先生,朋友都喜歡你,維持你高雅的型像,不能直接面對真正的問題,並且無情的解決它。那麼,除非你可以改掉這些習慣,遠離那些無用之事,對不起,你不夠強,創業不能成功,早點放棄,做個打工仔比較實際。

所以,沒有預期完成日期的計畫task,不算有執行力;沒有錢號對應的計畫,跟沒做一樣;沒有預期達成目標的商務旅行,根本不會發生;所有虛幻不切實際的事情,不會浪費你的時間;不能正面面對問題,請一百個顧問也沒用;無意義的心靈之旅,請放下吧,因為你想贏,和贏無關的事情你根本不會做,任何阻礙你成功的東西,你自然會把他們狠狠的踢開。雖然現在未必看的出來,未來誰說的準呢?但絕對,絕對不會是weak minded的人贏。在創業的世界裡,強者不一定贏,而弱者,一定輸。

專利申請簡介

專利(Patent)是發明(Invention)的法律保障,申請專利是科技公司的必要之事

工程師創立的高科技公司,應該不會只是有一個好的商業模式,就大膽敢開一間公司來試試看,一般在產品設計裡,一定有一兩樣獨特的技術或是什麼發明的,是你獨創的,這個時侯,你也許會想,那我如何把這些東西保護起來,對,專利,似乎可以幫這個忙。如果你和創投募過資,或申請過政府科專補助,你一定會被問一個問題,就是”你如何防止競爭者抄襲”,對,通常的答案都是”專利佈局”。當你的公司要被收購了,算一算少數能用來計算公司估值的東西,專利就其中之一的大宗。

我自己親手寫過,申請後拿到的美國和台灣的專利,算算大約接近十個,你如果問我好不好寫,我覺得反正都是要找專利律師(或專利工程師)等事務所寫的,自己主要是動腦子,還好吧,其實也不會花太多時間。那問我貴不貴,我會說好貴,美國專利沒有個美金一萬絕對不夠的,台灣專利十萬也許有找,我稍後會說明。那問我有沒有用,我會說,有用、但也沒用,而且事事難料,專利要拿到,動輒三、五年,未來誰也說不準。所以現在外面有人告訴你申請專利無用論,也有人說有用,讓你無所適從。我認為,工程師建立的高科技新創公司,申請專利是必要的,就像有人說創業的商業計畫書不重要一樣,錯,寫BP和申請Patent都是創業必須做的工作,是必要之惡,有沒有用不只在於結果,過程也許比結果更重要,且聽我慢慢道來。

專利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辛苦的研發成果?

不過,如果申請專利的目的,是為了保護自己辛苦的研發成果或是Idea,你可能要失望了,除非是所謂” 新式樣” 的專利,可以在一年內拿到以外,現在不管是那一國的發明專利,沒有的三年五載還真的是拿不到的。對新創公司來說,三年像是三十年那麼長,活過三年都不容易了,中間的轉折可能也有數次,等你真得幸運拿到了專利,搞不好這個專利已經和目前公司所做的事沒什麼關聯了,好像在看回憶錄的感覺。所以想要用自己申請的專利,來保護公司的成就,前提是至少三到五年的堅持不變,不是不可能,只是機會難得,而且要有大資金做後盾。

那,申請專利有何用呢?

專利是需要長期投資的,大公司有穩定的未來產品規劃,其實是比較適合投資在專利佈局上的,不過,事情永遠是有一好沒二好,大公司內部的研發人員,要他們寫專利和求爺爺拜奶奶一樣,要禮品禮金獎勵,通通一起堆到面前,才有可能在煩忙的工作之外,抽空出來寫,而且產出的專利,有多少是敷衍了事,無三小路用的東西?我常看到一些公司把一整排的專利證書貼在牆上炫耀,知情人士一定會覺得這些都是騙人的,但是為什麼公司還要這樣做呢?答案是,錯了,專利很有用,這叫輸人不輸陣,何況,專利證書裡面的那些文言文,誰知道是虛還是實,有用還是沒有用?一場公司間的專利戰爭,少說要打三五年,加上申請專利也要三五年,經過十年,實早就變成虛,虛也虛成精變成實了,專利的內容有時侯變得不太重要,運用的手段反而很重要,這個其實有點像買保險,想想看也蠻有道理的。也請參考我之前討論專利戰的文章,專利訴訟+假扣押=大公司消滅新創公司的武器,還有,有沒有看到,在集中整合的市場裡,我叫你不要太早出頭的警告,不過,等你長大了,說不定你會變成甲方,專利就是你的武器,無的放矢總要有箭來射吧。

最後別忘了,新創公司是隨時處在募資的需要中,除非你在募資時公司已經開始賺錢,而且有穩定的收入,可以用Income-based Approach;或是有數量可觀的客戶,可轉換成未來收入,Benchmark approach就可應用;否則,當公司必需要用Asset-based approach valuation來做估值的時候,真得沒有什麼可以拿出來的資產,而專利,即使是還未拿到,尚在申請中的(Patent Pending),都可以拿來做估值的根據。

申請流程

就像我會建議找會計師或律師代辨登記公司一樣,對於這種重大的公司投資,我也會建議找專業的專利律師或代辨事務所,來申請你的重要專利資產。這裡我也是假設你有找專利事務所來代辨,所以我在這裡會假設有專業人士(專利代理人)在幫你,提供諮詢和協助撰寫專利說明書,我只是補充新創公司要注意的地方。以美國USPTO為例,申請流程大約分為

1) 先前技藝Prior Art查詢,查詢是否有相同專利已申請,

2) 撰寫專利說明書

3) 送件

4) 型式審查

5) 說明書對外公開 (18個月後)

6) 實體審查

7) 退件 ->修改、答辯 -> 重審(至少二次來回)

8) 專利通過 (大約三到五年)

專利申請是一場腦力的馬拉松,流程還是找人幫忙處理吧,找人介紹或上網尋找專利事務所,最好找比較有規模和經驗的,小家的應該較便宜,不過一分錢一分貨,還是要以專業度來衡量。如果你真要自已DIY,以下網站也許會幫助你。

USPTO專利申請流程

http://www.uspto.gov/patents/process/index.jsp

台灣專利申請流程http://www.tipo.gov.tw/ch/Download_DownloadPage.aspx?path=4471&Language=1&UID=13&ClsID=183&ClsTwoID=325&ClsThreeID=0

申請專利費用

專利權是國家或地域性的,大部份的人都會試圖申請美國專利為優先,因為美國是多數高科技新創公司的最終市場,以臺灣或大陸市場為主的公司,當然也要考慮申請這裡的專利,也就是如果你要求完美,專利就會需要到很多國家來申請。不過說是這樣說,樣樣都是錢,有錢人當然樣樣要,沒錢人就只好精打細算。以申請美國專利為例,well,不是沒有人自行申請DIY來省錢,不過就算是美國專利商標局USPTO,都建議你用專利律法或事務所Patent Attorney or Agent,來避免浪費雙方時間,所以以下我說的錢,是利用Agent來申請的費用,我也是這樣做的。

以我的經驗,在台灣申請美國Utility專利,撰寫加上代辨申請,大約要台幣十萬元多一點,不過這不是辨到好的價錢,現在一般專利申請,多會被退件數次,才會過關,每一次重新送件,都要再交個六萬到八萬,所以如果平均退件三次,一個美國專利到手大概要花三十萬。相對的,台灣專利到手較便宜,大約十萬。當然,這個價錢也和事務所的收費有直接相關,如果你找美國的大律師樓幫你申請,一個美國專利很有可能會花你接近台幣百萬才會拿到。

別急,還沒完,專利申請到手後,往後還會被收取維護費,美國專利局在專利生效後的3.5、7.5、11.5年時,分別會收你一大筆錢,約六、七萬到二十幾萬台幣,越久越貴,目的就是要加速淘汱無用的專利,不交錢的話,專利就會失效了,而且欠費罰款超高。台灣專利也要交年費來維護,從每年二、三仟到一萬多,也是逐年增加。另外別忘了,因為要加上律師處理費用,每一家收費不一樣,所以價錢不一定的。喔,好貴吧,專利是有錢人的遊戲,真得是沒說錯。

美國USPTO規費參考 http://www.uspto.gov/web/offices/ac/qs/ope/fee031913.htm#patapp

台灣年費參考

http://www.tipo.gov.tw/ch/AllInOne_Show.aspx?path=4469&guid=e445d7c1-b4a0-4ed4-810d-e3e924d70761&lang=zh-tw

近年來,各國政府為了鼓勵專利申請,也有不定期的獎勵方式,如申請費和維護費的減免等。臺灣前幾年還推出一種類似SBIR的鼓勵創新政府輔助計畫,不過是針對專利事務所為輔助對象,而專利事務所所服務的公司(就是你),就會享有相對的費用優惠。政府同時利用SBIR,和專利申請費用優專,來幫助以研發為主的高科技新創公司,要謝謝他們,而且不用就可惜了。

專利內容

申請專利的目的雖然有很多種,但專利還是專利,主要是基於某項發明(Invention) 的描述,新的商業模式也是發明,可以申請專利,但沒有創新、發明、進步性、或獨創性,還是不能成為一項專利,基本上還是不容易輕鬆可以拿的到的,有很多重要的要件需要注意:

1, 先前技藝(Prior Art)

Prior Art指的是在沒有你這個發明前,事情是如何被運作的,你需要針對這些事情,根據資料或實物樣品,指出其中存在的缺點及亟待改善的問題,而此項新發明的主要目的和功能,來相互對照比較,說明如何可以改善這些問題的發明。

2, 發明特徵(Claims)

你需要逐一條列本項新發明的重要目的和功能,並分別就達成該功能所需的相關程序、步驟、或結構,詳細說明。再依據相關程序、步驟、結構間的關連性和必要性,說明彼此間的關係,邏輯上的先後順序,並能能說明新發明與先前技藝間的差異性,如此才能確認此項新發明的技術內容有具備有”新穎性”的專利要件。

在撰寫說明書時,這就是我所謂文言文的部分,除了內容要說明清楚外,所用的語法也非一般常用的書寫或口語文法,有點程式語言的味道,一開始感覺很難,你可以參考一些別人的專利說明書來學習,不過看幾次後就不難理解了,將來你就要一起和你的專利撰寫人,在這裡大玩文字遊戲。

3, 圖式說明(Diagrams)

我們常說一張圖勝過千言萬語,在專利說明書裡,沒圖可是不行的,一般至少要有一個架構性的方塊圖,也許還要加上一張流程圖,每一個元件都要標示號碼,然後對應在Claims裡,清楚說明。

4, 可實施性(Practice of the invention)
專利要能實用才有價值,你設計出來的發明,要能充分證明這項技術內容已達熟悉該技術之領域人士能據以實施的程度。但是如果像Nuclear Fusion一樣不能實際運用,這項新發明或新技術也許不具產業上的利用性,這項專利就不會被核準的。

專利權範圍(Scope), 尋求最大保護範圍的平衡

專利是為了保護你的發明,所謂保護,就是別人侵犯你的權利範圍時,你可以加以反制,但是如果別人不在你的圈地範圍內,自然就沒什麼好保護的了。例如當初愛迪生如果專利了他發明的球型電燈,某人就不能再聲稱發明了這種電燈。可是如果別人是發明了一種方型日光燈,那就要看方型日光燈的特徵是否相符球型電燈的專利說明範圍,很可能是不一樣,那就是一項新發明了。

你也許會想說,那申請專利的時候盡量寫寬不就好了,不過

1) 評審委員不是笨蛋;

2) 越寬越有可能採到先前專利的權利範圍,侵權導致申請不過。

因此,其實整個申請書的結構,就是在權利範圉寬緊之間游移,越寬越不好過,範圍越小越好過,但也越沒用。我個人申請過的專利裡,有一個美國專利,退件來回一次就過了,為什麼,因為裡面有一個特定的Algorithm(演算法),這個演算法其實像一段程式,是一個很棒的發明,可以解決一個棘手的技術問題,所以拿到了這個專利。不過好是好,這個演算法卻不是唯一解決這個技術問題的方式,別人改一改,用另外一個方式去解,很容易就避掉了,所以這個專利騙騙人可以,其實沒什麼價值,這也是當時的我經驗不足所致。

申請優先日期(Priority Date)

當你在想申請這個專利的此時此刻,很有可能,世界上某一個角落的某一個人,正在計畫著和你十分相近的專利申請。你和他的不同,很有可能只是誰快誰慢的不同,和商場上由最後結果的日期決定勝負也不一樣,專利申請是看誰比較早送計畫書的那個送件申請日(Filing Date)為準,先到先贏。某些技術話題正熱,相關申請就會很多,差個幾天也許就是天差地遠了。

這裡還有一些小撇步,在美國專利法裡,有一種叫Provisional的專利種類,Provisional的好處是你可以在正式的專利說明書尚未完成之前,先用一個大致的框架來卡位,有點像是你先把系統架構圖先送件,細部的系統規劃日後再慢慢補齊(通常於一年內)。如果按著遊戲規則來操作,後面的那些專利申請,就可以用這個像大雨傘一樣的Provisional專利的Filing Date,做為後面那些專利的Priority Date,不賴吧,費用也不高,請多多利用。

先前技藝Prior Art 查詢

現在在Internet上進行專利查詢真得是十分容易,打入Patent Search這個關鍵字,所有已通過的專利,以及已公開(尚未通過)的專利,都可輕鬆在Google上搜尋的到。USPTO也提供Full Text search工具,http://patft.uspto.gov/,中華民國智慧財產局也提供專利查詢工具,http://twpat.tipo.gov.tw/,應該比Google到位。

這是在申請專利前必做的功課,其實也是在你進行技術開發時,留意會不會有侵權疑慮的工作之一。不過,我在專利答辯時,曾發生過評審委員用已公開,但尚未通過的專利來打我。要知道你在申請本項專利時,可能已經有很多類似的專利正在申請中,只是尚未公開,也無從查詢起,所以請注意,先前技藝Prior Art 查詢有一個至少是十八個月的空窗期,查不到和你類似的專利,不代表你的發明比別人快了一步,這件事情目前無解。

專利如何運用,真得說不準

很多的創業者放棄申請專利,都是因為專利申請曠日費時,而且費用很高,沒有短期效益等等理由。我想這些想法也是有些道理的,以我自己為例,我的公司在還沒有用辛苦申請的專利來獲利或打仗前,就被併購了,這些我自認的高價值專利,也隨著併購進入了存續公司,將來的運用,也未必如我當時所設計的一樣。一但我離開了購併後的存續公司,如果未來,如果,只是如果,我又重操舊業,我還要想著如何和以前的我比腦力,人生,說來真是有趣。

Love or True Love?

愛過的人,才知道愛是什麼,但你知道什麼是真愛嗎?

你說你深愛你的另一半,願意為她(他),拋棄一切,只為了愛,如果另一半面臨危機,你一定會陪著她,一同面對,不論貧窮、老病、痛苦,直到最後。如果你真的愛她,就會保護她,不會讓她遭受危險,如果你明知危險即將發生,也一定會在還來的及改變的時候,避免悲劇的發生。就算最後是選擇離開,也是因為愛她。就像安娜·卡列尼娜在跳下月台時,了解到她對對佛倫斯基的愛,是肉體慾望的愉悅,自殺是因為恨他移情別戀想要懲罰他;而她的老公卡列寧,對她看似冷漠的寬容,在最後一刻她才了解,這才是真愛。也像在電影Amour裡,老先生Georges最後對老太太Anne做的事,難道不是出自真愛?

你說你熱愛你的工作,有熱情,願意為它,付出一切,如果它面臨危機,你一定會陪著公司同仁,一同面對危機,就算公司窮到發不出薪水,外敵環伺,似乎狀況不佳,你也不會選擇離開的。不過,如果你真得愛你的工作,在問題還沒發生之前,你一定會盡你所能來避免這種困境的出現,找盡所有方法來解決這個間題,根本不需要別人叮嚀,更不會任由事情變壞而不行動。至於加班不加班,責任制or not,根本都不是重點。公司的雇員,要做到這種勞方的典範,必然是你該愛的人,而你,公司是你和你的朋友一起開的,你們的夢想、熱情、青春,化做是一個你該真心相愛的型體,如果有疑慮,難道只是像安娜和佛倫斯基的一樣的肉體之愛,不是真愛?

我年輕幫別人做事的時侯,是以執行力見長的員工,有大官指名一定要我出面解決事情。不過一般而言,和上層或同事相處也好,管理部下也好,我總是試圖面面俱到,盡量與人為善,就算是有問題了,一個Fire Drill跟著一個的,也是很理性的的協調資源,試圖揮別過去錯誤,正向往前看來解決問題。但是這些都看似完美的解決方法,其實有多少是靠組織的力量自然的解決,有沒有這些Fire Drill會議,最後結果也許也沒有什麼差別。解決問題之法,在問題還沒有發生之前能避免不是更好,有出問題前科的人和事,能盡早消滅不是更好,一個人人都滿意的解決方案,本質上就是值得被懷疑的。在大部份溝通協調浪費時間的會議裡,一些看似有料但其實只是應付上頭的簡報中,隨著高層關愛的眼神而游移的管理活動,跟風似的無知網路議論,所謂的策略性發展計畫,到無實質意涵的合作意向書,我看到的這些一切,都不是愛,沒有發自內心,更不是真愛會做的事。

現在的我,在公事處理不再追求完美,決定總會不能讓一些人滿意,多做計畫和溝通還不如早點確實執行。滿嘴虛話也不如一句真話,不喜歡的人和事就說出來,讓無能的人離開公司。硬著陸也不見得不好,打一場架也許才能見真友誼,想太多一點用也沒有,說No也許比Yes還有用。仁慈的心也不會對公司的經營有所幫助,高來高去的虛無理想談話,最後也不會對公司有什麼助益。所以,不要浪費時間了,如果你真愛你的公司,你一定不會任由事情變壞,不會讓不對的人做不對的事,你絕對不會敷衍了事,你只會改錯、而不會不改,不會不想盡所有可能方法,用盡所有人脈資源,把這件事情做好。如果你一開始就想贏,所有做的事就會圍繞著這個目標,根本不需要指導,更不需要心靈導師,最多向有經驗的人學一些方法,可以減少一些時間上的損失。因為,這個事情是你的,不是別人的,是你要的,是你選擇的,是你愛的。

有些事情,包含未來,誰也說不準的,如果無心無愛,那就早早結束,因為未來絕對不會變好。如果有愛,就算是再大的痛苦,也會渡過,因為這不是被逼迫的,沒有勉強,是發自內在的真心。不過,還是要經過時間的磨練,才能知道,是愛,還是真愛。

愛,也是力量。

警覺力(Alertness)

創業正面的力量裡,有一個能力叫做警覺力,創業要成功,或是經營一家公司,這個Alertness,是可以廣收資訊,即時判斷及反應,避免公司進入險境的能力,好像如果你可以警覺到股市將要崩盤,即早賣出,就算只早一點點,都是大大的厲害。戒慎恐懼,居安思危,就是警覺力的體現。

Paranoid

Andrew Grove說的”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這個Paranoid很難翻,字面上是某種偏執狂的意思,講的是經理人要有危機意識,戰戰兢兢的,要隨時準備迎接變化。生意環境的變是常態,企業常變因此也是常態,人說富不過三代,公司好不過十年,大師以前說的A+的公司,有些現在已經變C-了,因此當你在安定時,更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Paranoid也有疑心病的意思,疑神疑鬼的,懷疑這個,懷疑那個的,其實不是多疑,這是我所謂的警覺力。

春秋戰國時代大兵法家吳起說,“其善將者,如坐漏船之中,伏燒屋之下,使智者不及謀,勇者不及怒,受敵可也。”,就是說為將的人,好像坐在會漏的船上,隨時會沉掉;又好像住的房子著火了,隨時會倒塌一樣,逼著自己的軍隊如坐針氈,隨時應戰。又讓對手陣營中的智者還來不及出策防備,善戰的勇者還來不及發怒,我方的大軍就風林火山般的撲來了,這種將領就算是準備好,可以上戰場了。這裡主要講得雖然是兵貴神速,但是好好沒事,幹嘛想像自己的房子在著火,是不是有點疑心病來的?

戰國時代,魏國國君武侯處理政事得當,大臣中沒有誰能比得上他。魏武侯退朝後面帶喜色,吳起上前對他說:「有人曾把楚莊王的話告訴過您嗎?」魏武侯問:「楚莊王是怎麼說的?」吳起回答說:「楚莊王處理政事得當,大臣中沒有誰能比得上他,退朝後他面帶憂色。申公巫臣上前詢問其原因,楚莊王說:『我處理政事得當,大臣中沒有誰能比得上我,我深感憂慮。憂慮的原因就在仲虺的話中,他說過:「諸侯中能得到好師傅的可稱王得天下,能得到好朋友相助的可稱霸諸侯,得到提出疑問的人的能夠保全國家,自行謀劃而沒有臣下能比得上的國家則會滅亡。」現在憑我這樣的本事,大臣中沒有誰能比得上我,我的國家將要滅亡了!因此我深感憂慮。』楚莊王因此而憂慮,而您卻因此而高興。」魏武侯後退了幾步,拱手向吳起拜了兩次說:「是上天派先生來挽救我的過錯啊。」

人人都Happy,你幹什麼反而憂慮,這個故事,講得就是Paranoid。

早知道

我們常常會說,早知道就買了,早知道就不要怎樣怎樣了,然後就自己補上一句,唉,千金難買早知道。對,這個”早知道”,是有千金的價值。不過,什麼叫”早知道”呢?

我們可以從以下五個階段,來看一個經理人,對於一件事情的分析步驟:

1, What happened? 過去發生了什麼事?

2, What is happening? 現在正在發生什麼事?

3, Why is happened? 為什麼會發生這個事?

4, What will happen? 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5, What I want it to happen? 我想要讓事情如何發生?

如果按照這個順序來,我們可以從分析過去所發生過的事,注意現在的事情,到預測未來會發生的事,進而可以掌握趨勢,贏得先機,這就是一般人說的鑑往知來。不過,如果你用心讀我在決斷力虛實篇,我說的鑑往知來,是”拿著以前的例子,來比較現在的狀況,拿過去的歷史,來做為推論可能發生事情的方向”,就會了解,過去是可以參考的,未來可能會同樣地發生,但也有可能不會,人不是神,沒有辨法預測未來,基本上,還是有很大猜測的部份,所以,與其預測未來,不如掌握現在。你當然可以很豪氣的說,1到5都對,而且要做到5才能主導勝利,我同意你,不過如果自知太膨風了,其實,能夠做到2,知道What’s going on now,就很厲害了,

在公司經營裡,舉例來說,早期財務是一個月結一次帳,所以經理人有時侯要等一個月,才能看到財務的最新狀況,現在利用ERP系統,要做到日結,是有可能的。如果公司從月結,改到日結,那經理人不就不用等一個月,最多等一天就可以看到數字了嗎?比較起以前,這不就是”早知道”了嗎? 當然,日結比月結好多了,不過,即時更好,如果可以利用IT技術,顯示即時的例如庫存,產能,人員調度的情形,那不就更是”早知道”了嗎?有了早知道,提早看到問題,應變能力不就快多了嗎?如果有狀況,不管是用IT系統或人工,即時Alert經理人,Fire Drill不就可以少多了嗎?這也是我所謂的警覺力。

知道現在正在發生什麼事,好像很簡單,其實也不是那麼容易。除了要多聽,多問,多看,多談,也要常常請問Google大神,外加把一大堆垃圾知識去除掉,也很不容易的。現在的人如同生活在資訊的迷霧森林中,無用的干擾信息太多,常常不知自己身在何處,連什麼事情是正在發生的都搞不清楚,廣告文、勸敗文、取暖文、Nonsense的心靈雞湯文,傻傻都分不清了,還要預測未來,甚至控制未來,不是痴人說夢呼。當然也有人可以掌握虛實之道,跳出這迷霧森林,那掌握未來,就是贏的機會。

Paranoid+早知道 =警覺力

Paranoid是疑心病,多疑,戰戰競競,有危機意識,越安定,越要小心翼翼;早知道,是最好是比別人早一步知道,不過如果是比起自己以前的方法,更早知道,也是進步。

在不知道前,請盡量懷疑,千萬不要什麼傻傻的都相信了,人說的話,做的事,寫的文字,通通要先懷疑,就算是大師也會錯的,交通號誌都會說謊了(請參見虛偽的真相一章),有誰不會偶然亂說話,請隨時保持警覺(Alert),和一個Cool Head。然後如果可以縮短知道的時間,早點知道,這個能力,就自然可以掌握了。

行路難   李白

金樽美酒鬥十千,玉盤珍羞值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行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複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決斷力之不能說的秘密篇

所謂秘密,就是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或是一些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或是一些其實很多人都知道,當然也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但知道的人不方便說清楚的事;亦有的是其實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但是不敢公開說出來,好像哈利波特的世界裡,每個人都不敢直呼其名的那個”You Know Who” 大魔王。所以秘密有不知、不說、不便說、不敢說。

你有秘密,公司也有祕密,前面說過,有一些秘密及讓人看不清楚的地方是OK的,你內心深處的想法,或是公司的全貌,應該要維持一些神秘感,這是對的。但是如果你決定要維持這個秘密,就請你誰也不要說,一點點都不能透露,包括親人和朋友;相對的,如果決定要說出來,就要想得週延,思考可能的結果,準備最壞的狀況。不過關於這點,其實大部分的人是做不到的,秘密在心頭很苦的,不小心發洩一下就露出了,不過這也是好事,可以讓了解的人有著力點。

有一位年輕創業家,在低潮時發表了一篇微博,小小抱怨了一下說創業要成功,是不是富二代真得很重要,幾十個字而已,沒有什麼前後文,發表後被網友攻擊的體無完膚,好像他背叛了曾經支持他白手起家的信徒們,成了異教徒一般。我相信在當下這位創業家的確是這樣想,而且是有感而發的,不過他犯了兩個錯誤,一是把他心中的秘密洩露了出來,想的不夠週延而觸怒了很多人;二是他洩露的不是”不知”的秘密,而是”不便說”的秘密,但是為什麼”不便說”,一定是有某些道理的。

在談判桌上,”不便說” 的秘密就更多了,你要去談合作的公司,骨子裡其實是不會和你合作的,也並不一定是看不起你或是想坑你,可能他們公司就是不能和小型新創公司合作,也許純粹是財務風險考量,和你洽談的對口也許也未並明白他們公司的策略,就算明白也不一定好意思明說,不過也有可能真想玩你。你的資源時間有限,如果不了解這種說不出口的秘密,浪費精力和無謂的希望,就會擁抱失敗。如果你善用我上章說的反話測虛實法,加上本書如何談判一章,就可以避免這些錯誤。

另外,還有”不敢說” 的例子,現在人學習的管道,除了學校、書本以外,也有大量從電視、廣播、網路學來的知識,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先不論這些知識的真偽,因為說和寫的人並不知道會是誰來聽或看,所以一定都會將文字或話語做包裝,本來要說得比較直接的,結果一定會瞻前顧後,有時候最重要的部分,反而沒講,或是拐彎抹角的講。最不好的,尤其是所謂的電視或網路名嘴級的,一般一定會挑多數人支持的論點發表支持意見,所以他們講得話聽的看的都很爽,但是多數人的意見就是對的嗎?這點我認為你應該有能力判斷。

其實,很多事情的真象,是不能說的秘密,從電視和網路上絕對看不到的,在美國,公開場合說有關種族的問題是違法的,但是種族歧視難道不存在嗎?我住美國多年,有一些個人體會,但我一定不會公開講的。美國2012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在一次私人募款餐會被偷錄,他說有47%的美國人,一大堆游手好閉,吃政府福利軟飯的人,反正你如何做,他們也不會改變之類的談話,流出後對他後來的敗選有一定的影響,但是,你如何知道羅姆尼不是在說實話。有人說某隻股票近期會大漲,有沒有可能他是被套牢想出清,甚至是某高層大咖想出清,幫忙做多,坑殺散戶?有人抗議最低基本工資太低,但有人問過那些拿數倍甚至數十倍相較於最低工資的人,他們是如何拿到的嗎?

我很喜歡看一部1987年的電影叫The Untouchables,中文翻譯有點無厘頭叫鐵面無私,講的是1930美國禁酒令時,芝加哥黑幫無法無天的故事,黑幫養的官員、議員、謷察、法官,佈成完整的生態平衡。凱文·科斯納飾演的年輕聯邦財政部官員,嫉惡如仇,但苦無証據將Robert De Niro演的黑幫老大繩之以法,於是求助於史恩·康納萊演的當地老警察,老警察說,你真得想知道嗎?聯邦財政部官員說,當然想。老警察說,你真得想做嗎?答,當然。然後老警察說,全芝加哥的人都知道在那裡,只是沒有人敢說出來。於是老警察帶著聯邦財政部官員,大破黑幫,當然老警察和聯邦財政部官員的團隊成員,也一一被黑幫殺了,結局請自己去看電影。所以這裡的重點是,”全芝加哥的人都知道在那裡”,不過,這是不能說的秘密。

今天的世界真得有比1930年代的美國好嗎?問問做小生意的人就知道了,我被黑道告過,所以我也有感,台灣賭博和色情不是違法的嗎?怎樣路邊到處還看的到酒店、傳播妹KTV、小吃店、小鋼珠店?盜採砂石不是違法嗎?怎台灣到處溪流邊都有砂石車忙進忙出的,打開報紙分類廣告,色情、吸金、高利貸、簽賭,各種違法事情攤在眼前,沒人知道嗎?那好,我也來做,只怕你公司還沒開門,人就拜拜了。

我曾經說過,光明和黑暗是互生的,共存的,但光明世界裡不需要人管的,因為光明人會自制,黑暗世界才要管,但誰在管呢?請Google一下貴市的市長,議長,官員,了解一下”為人海派” 是什麼意思,而且你知道到他們的老大向上會追到誰嗎?有多少公司是關係企業。除了黑道的問題,白道也很可怕,我在電話裡從不談重要的事,監聽在本國,如同吃飯喝水一樣正常,Email也一樣,如果你認為你行的正,做的直,不怕監聽,請穿越時空和被惡搞之前的我談一下,再看看我現在的看法,請你留意不是沒有道理的。另外也請理解,我當時被惡搞前,也是正大光明的做我的創業公司,為什麼黑暗世界的人物會現身,請自行在本書尋找答案和分析原因。

另外還有太多不能說的秘密,有高官為了兒子考律師,可以在國家考試改規則;商人股票那一個不是靠內線交易賺來的;富二代的名校學歷,是用多少錢換來的。不過如果你真得問我詳細內容,我也是道聽塗說,不求甚解,因為,那些是祕密,永遠不能被証實。

光明陽光是生,黑暗陰惡是成,哪些是秘密哪些不是,根本不重要,重要是你是否用心看。

也許你這時會想,這篇和決斷力有什麼關係,前二篇講決定要以價值為中心,盡量去除未知的變數,做出當時最正確的判斷,也要利用分辨虛實的方法,在未知裡找出實情,不能說的秘密,是在實情之外,看透真正的原因,不要被外象蒙蔽。你要知道,下重大決定時,有未知的困惑阻擾,是必然而且不可逆的,不知道的事情誰也不知道,但是對有要贏的企圖心的成功者來說,他絕對不會有僥倖的心理,單純的認為未知不可改變。他一定會拼了命的把未知盡量消除,做最好的判斷,雖然一次兩次未必比亂猜的決定成果好多少,但是細微的差距,也許就是勝負之所在。所以,仔細用心聆聽,秘密未必是秘密。

你有沒有覺得本章些地方也是說的模模糊糊的,對,我也有上述的限制,但請用心看字面下的意思,也請你配合Be yourself一章一起看。

決斷力之虛實篇

在創業過程上,要隨時以價值為中心做判斷標準,找出最佳方案,把未知和兩難的狀況盡量去除,迅速做出決定,並且好好執行。不過在試圖去除那些無知、不知、未告知等未知時,最麻煩的就是判定虛實的問題了,虛的事,作實的決定;或是實的事,做虛的決定,結果都會很悲慘。未知裡有虛,也有實;人有虛,所以事也會虛,虛的人也會物以類聚,虛來虛去自High,我最討厭虛的人和事,表面行禮如儀,浪費時間和生命在這裡真得很不值得。

不過麻煩的是,如何分辨那些是實,那些是虛呢?

之前說過,好事永遠和壞事一起來,其實,好與壞,善與惡,美與醜,實與虛,開與閤,都像春夏秋冬四季,每天日出日落一樣,是同一件事不同的時期的面向,人沒有好人和壞人,好人也會做壞事,好與壞是相對的,共存的,相生的,若是沒有地獄,就不會有天堂。沒有虛,也不會有實,這是互生;實中有虛的地方,虛中有實的地方,這是平衡;實到底了,力氣用盡,就會虛掉,虛久了,實就會出現了,這是循環;我個人認為,把”虛實”這兩個字拿掉,套上”供需” 這二字,也是一樣的道理。互生、平衡、循環,把其他的詞填進來,世界上所有的道理,也許就是這樣。

春天夏天是熱情,是新氣象,是好,是善,要鼓勵人往前努力,就要大力鼓勵熱情,正向,善良;秋天冬天陰泠,是不好,是惡,要提醒別人小心行事,就要說負面的事,警告失敗的苦果。一件事要成功,如何是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呢?只往正面看,是為了衝刺,但不去準備面對負面的問題,是小孩子的行為,人性無本善與本惡,端看當時的條件和環境來決定,有可能行善,也有可能為惡。搞錯了說話者的角度,把實的話當成虛的來對待,或把虛的話,當成實的來信仰,結果就是一敗塗地。另外別忘了,只看好的,是為了能在春天夏天成長;看壞的,是為了迎接成長後的苦難,克服了這些,冬去春來,希望之風又會吹回來了。

好了,說是這樣說,但要如何應用呢?

靜而後動

我前面有幾個章節,講到高手出招,前兩招為虛招,到第三次才會顯現真正意圖。Stephen Covey也在高效能人士的第五個習慣中,說到”Seek Fisrt to Understand, Then to Be Understood”(先求了解,再求被了解) 。別人講話,是動,我沈默,是靜,聽其言,再觀其行,言行有不一致的地方,就是判定虛實的機會,抓住了這個機會,再觀察對方的反應,就比較能夠摸清事情的全貌。

鑑往知來

歷史是一面鏡子,看著別人,也好像看著自己,而且也永遠不斷的重覆和被重覆。因此有什麼不能判斷的時侯,拿著以前的例子,來比較現在的狀況,拿過去的歷史,來做為推論可能發生事情的方向。某一個人對你說了什麼話,或做了什麼事,把以往和這個人的互動記錄,拿來做比較和推論;如果他的話和你的推論不符,就把這個人和其他人的互動記錄和結果拿來做比較;如果再不符,就把你自己放到他的位置上,想像他為什麼這麼做或這麼說,答案或許就豁然出現,虛實也許就會自動呈現了。

明白真正動機

人的一生,儘管沒人會承認,追求的不出權Power、名Fame、與利Money,別人和你說什麼,也常常不只是單純的寒喧問暖而已,說什麼話是一回事,真正隱藏在話裡的意思,才是關鍵。對方說出來的話,要對應到他所說的事上,比較所有因素,再用你的經驗智慧來推論,找出真正的動機。但是你的推論可能會錯,所以你要不停的比較他說出來的話,和你推論的結果,持續觀察,一但有落差,就可以用旁敲側擊或是釣話的方式,來証明你的理論。但是要注意的是,除非是他自己說出來,否則都不能証明你的推論是他真正的動機。

學會對話

當你發覺問題後,要找出真正動機,要靠對話才能慢慢抓出真像,分辨虛實。而對話,也有方法,通常人對反話,都有想解釋的衝動,就算是老鳥,也總會露出馬腳,所以有時候,故意說一點明知不對的反話,好像開玩笑似的諷刺或嘲弄,也許能釣出一些真心話。能說反話,當然也能反聽,先懷疑,找出話裡的問題,分析它的合理性,只要是言義不一的地方,稍加反復詢問一下,也許是輕輕的細聽,喜怒之間,看看他表情的變化。有時候,想要問,不如先不問:想要得,不如先給;想要前,不如先退,就算被你抓到問題了,也不要急著做結論,也未必要表態,還要慢慢求証,因為虛中帶實,實上帶虛,問題的真象不一定單純。

把自己抽離出來

前面講過,做決策要有一個Cool Head,自己要冷靜,不受情緒影響,才能清楚應對進退,掌握虛實之道,聽言,知義,再觀察,見微知著,然後對話,再驗證。我們要看清楚一件事,先看清楚這件事後面的人,先把自己抽離,再把自己在放到這個人的位置上,用他的眼睛來看事情,名利權加人性,對你而言,事情會像突然變透明一樣,全貌會一點一點呈現,再慢慢驗證,下決定也就容易多了。另外要注意的是,事情全貌未清楚之前,一定不要得罪人,做人做事要圓融,不然真象還沒看到就吵翻了,分辨虛實也就不重要,未決就先敗了。

虛實之間

掌握辨別虛實的能力,對你下決定有很大的助益,也會對你的事業甚至人生,都會有很大的幫助。但是更重要的,是掌握虛實的操作道理,虛和實是共生的,你自己和你做的事,也不可能樣樣都是實,因為資源是有限的,如何取得中間的平衡,是你的智慧,也別忘了虛是為了實而準備。

你要做大事業,做大決定,大刀闊斧改革前,反而要收斂,內省,低調。實實在在的培養自己的實力,沒事和朋友、客戶、投資人、員工哈啦,是看他們對這件事的反應,作為改善自己的能量,不是實的,請不要掏心掏肺的把所有東西都說出來,永遠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心中完整的想法,也請留一些模糊的空間讓人去猜,虛實之間,掌握在自己的手裡。